788 武汉韩国女老板们的2020年 不会中文照样玩转汉正街-中国侨网 b55

  • 设为首页
5ad

武汉韩国女老板们的2020年 不会中文照样玩转汉正街

2021年01月06日 11:34   来源:长江日报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汉正街韩国大姐的2020年

  2019年8月底,经营韩国潮流服饰体量最大的国内批发市场在汉正街开业。80多位韩国 b59 老板从首尔、广州、上海、杭州等地来到武汉,这也是韩国人首次大规模来汉创业。来汉正街之前,他们中的很多人不知道汉正街的故事,毅然决然来到武汉,是看重了这条街的人气以及这座城市的活力。如今,这个聚集了一批韩国老板的韩服批发市场,被网友称为武汉的“东大门”。

  2020年疫情之后,姜姃沅抱着退铺的打算从首尔回到武汉,重回多福路口,看到街上熙熙攘攘拎着购物袋的打货人,她决定留下来再拼一次;在中国做服装生意15年的许珠燕,开抖音做直播,成为网红为自己的服装品牌带货;50多岁的李美淑回到武汉后,整个大半年,她只给自己放过3天假……这些初次来汉却毅然选择坚守武汉的韩国老板相信,艰难的2020年已经拼过来了,新的一年一定会更好。

  ■ 姜姃沅:不会中文照样玩转汉正街

  “好看”和“听不懂”是姜姃沅能娴熟运用的两个中文单词,但这足够她在汉正街做生意了。

  顾客从试衣间走出来,姜姃沅迎上去,一边帮顾客整理衣服,一边夸“好看”“好看”。如果顾客想和她多聊几句,她只能摆摆手,“听不懂”“听不懂”。

  顾客小林得知老板是韩国人后,连比带划和姜姃沅交流着。她把手放在自己的腰围上,用英文“fat”形容,又把两只手的尺寸缩小,说出了“beautiful”,姜姃沅懂了,帮她挑出一件新款黑色修身连衣裙。

  顾客容容想便宜买走最后一顶贝雷帽,去找姜姃沅核实最低价。她把帽子和计算器一起递给姜姃沅,姜姃沅明白了,在计算器上敲出“100”。容容不敢确定,又掏出帽子上288元的价签,皱了皱眉头表示“是不是太低了”,姜姃沅作出了“OK”的手势,示意她“100元卖了算了”。前后两个来回,两人没有说一句话,敲定了帽子的价格。

  2019年8月,54岁的姜姃沅放弃了在韩国东大门30年的服装生意,来到了汉正街。不会说中文,人生地不熟,这都不是姜姃沅来汉淘金的阻碍。在东大门做生意30年,她见证了东大门从一个本地线下服装批发市场,变成了“中国人扎堆”的服装贸易中心。“每天在东大门接待的顾客,一半以上都是中国人”,虽然对中国陌生,但和中国人做生意已是熟门熟路的事。

  2019年8月进入汉正街,姜姃沅的生意一直不错,“在韩国可以卖出1件衣服,在中国就能卖出10件”,她还邀请刚刚在美国结束学业的女儿一同来武汉,帮她打 b68 生意。但刚刚起步的事业因疫情按下了暂停键。直到去年9月,被困韩国的姜姃沅才慌慌忙忙回到武汉。这一次,她是回来退铺的。

  不甘、遗憾等五味杂陈,裹挟着姜姃沅。放弃了30年的韩国生意,她来武汉时没有给自己留退路,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只给了她4个月的时间试水。

  她在多福路口下了出租车,看见的却是满街的人潮。拎着购物袋打货的人从她的身边走过,开着板车的拉货师傅吆喝她“让一让”,喧嚣让姜姃沅有些恍惚。她拿出手机录下了多福路口的人流,发给了远在首尔的丈夫,她在视频中落泪了:“我还有机会,我要再拼一次。”

  招聘、进货、上新,姜姃沅的门店又恢复营业,也很快恢复了客流,与之而来的还有意外的走红。

  去年10月,不断有姑娘伢拿着一段抖音视频跑到姜姃沅店里询问,“你们就是IU同款服装店吗?”看到不会说中文的姜姃沅,粉丝们断定,就是这家店了。

  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一位到汉正街打货的顾客随手给姜姃沅服装店拍了一段视频发在抖音上,介绍她们家主打韩剧《德鲁纳酒店》同款,并且强调“老板就是韩国人”,以证这是地道的韩国服饰。

  《德鲁纳酒店》是2019年的高分韩剧。有媒体统计,剧中女主角平均7分钟换一套造型,穿搭比剧情好看。韩国女演员IU在剧中的穿搭走的是“华丽复古风”路线,姜姃沅店内的“小香风”风格与其相似。姜姃沅和粉丝们解释,“店内的衣服并不是IU同款”,但并不妨碍来打卡的年轻人试穿和下单。

  连续一周,姜姃沅每天都要接待20多位粉丝,她们循着“IU同款”慕名而来,这让初来中国的姜姃沅感受到,“粉丝文化”和“短视频带货”在中国的影响力。

  这场抖音视频的助推,让她萌发了在中国做网红的想法。“等全球疫情结束,我的丈夫和儿子也会来武汉陪我,到时候我也要拍视频做网红。”

  ■ 许珠燕:拥抱“又爱又恨”的直播浪潮

  拍视频——成为网红——为自家衣服带货,是服装批发者们2020年“又爱又恨”的一件事。

  相比姜姃沅的初来乍到,韩国老板许珠燕已经算是半个中国人了。她的抖音账号认证为“一个在中国生活了15年的服装女老板”。为了开拓华中市场,在广州、杭州等地拥有15家服装店的许珠燕拿下了汉正街韩国馆的两家商铺,主打韩国设计师原创品牌集合店。

  许珠燕用“看似一帆风顺”形容自己在中国的服装事业。而2020年,遇上了整个服装 b59 发行业的寒冬。

  困境之下,服装实体行业从业者们另辟蹊径,投身直播浪潮。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直播并不是服装批发行业“另辟蹊径”的首选。批发市场面对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二级零售商,而直播间里开出的优惠价,会让零售价格一眼看穿,这不利于零售商们再自主定价。但直播浪潮呼啸而来,许珠燕和她背后的团队,开始融入让她“又爱又恨”的直播洪流中。“虽然会流失一部分零售商,但好处是,全国的采购商都可以通过直播看到我的货了。”

  去年4月,许珠燕和硚口区政府完成了疫后的首场直播。直播间里,许珠燕在镜头前试衣、讲解,和她搭档的区政府领导帮她吆喝下单。除了自己出镜做主播,她还和一些网红主播合作带货,保持每周都有一场的直播频率。在抖音平台,许珠燕是拥有近3万粉丝的短视频博主。

  没有疫情之前,许珠燕每个月都要往返首尔,与韩国设计师团队商定服装细节,这样的来回奔波受疫情影响取消后,许珠燕反而更累了。“相比往年,2020年的不确定因素更让人疲惫。”

  ■ 李美淑:大半年只放了自己3天假

  感觉更累的,不只是许珠燕。

  自去年4月初从上海返回武汉后,李美淑只给自己放了3天假——因为签证问题,她必须要回一趟上海。“不敢休,我要盯着生意。”

  来汉正街之前,李美淑在上海做服装设计和包包生意。招商团队邀请李美淑来汉考察,街头的人气让李美淑惊讶,“人们放下手中的过早碗,能马上进入工作状态。”李美淑决定来武汉试一试。

  挑选商铺,大家抢着要电梯口的旺铺,李美淑却选了4楼尽头。很多时候,顾客走不到李美淑的店,就扭头上了5楼。但这是李美淑的刻意为之。

  批发市场里,最不缺的就是喧嚣。吵闹的音乐夹杂着热烈的讨价还价声、吆喝声,人来人往又让时间多了几分仓促。李美淑想在批发市场里拥有一间安静的店面,这样顾客才能静下心看衣服选包包。

  店员倩倩形容老板李美淑“优雅、有耐性”,但李美淑自己却说,过往一年她的内心兵荒马乱。

  在记者两次采访中,李美淑都是一边忙碌一边和记者聊。熨烫衣服、拍新品发朋友圈、接待顾客,在一天10个小时的上班时间里,她鲜有休息。没有顾客时,她就到汉正街上的其他商场里看看,“到底是真的没有顾客,还是只有我的店没顾客”。

  “汉正街上的人,都是这样走路的”,李美淑把中指和食指当作两 b68 腿,在桌上模仿行人步履匆匆。和姜姃沅、许珠燕一样,来汉正街之前,不知道汉正街的故事,她看重的只是这条街上的以及这座城市的人气。在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广场楼下,李美淑看着墙上的巨幅汉正街宣传图,问相熟的中国老板肖琳(化名),“汉正街有什么样的故事?”

  “以前的汉正街,人们打哈欠都没空。”同样做服装生意的肖琳鼓励李美淑,“你来对了,500多岁的汉正街正在向时尚转身”。

  80余位韩国老板的到来,为汉正街注入了新潮的活力,而这条老街,也在为他们创造兴业的土壤。

  从2014年开始,汉正街开启由传统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向以服装为龙头的时尚创意产业聚集区的转型之路。在武汉人的记忆里,汉正街是人潮涌动的小商品市场,如今,汉正街是原创时尚产业集聚地。

  在“李美淑们”来汉前的一个月,汉正街市场商会与韩国东大门签署了《汉江宣言》。其中提到,双方将推动服装产业国际化,推动汉正街——东大门服装产业链模式下产出的服装服饰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在“李美淑们”到来后的一个月,武汉市政府发布《汉正街复兴总体设计方案》。按照方案,培育创意设计全产业链及生态体系,推动汉正街现有市场交易商品由卖仿造、卖贴牌、卖制造,向卖设计、卖品牌、卖服务升级,驱动汉正街商贸流通业态由单纯批发零售环节,向自主设计、自主品牌等产业链控制环节升级。

  去年12月中旬,服装店内2020季冬款已经陆续下架,2021年春款提前上新。“还会比2020年更差吗?”李美淑自问自答,“不会的,新的一年要开始了。”(张维纳)

【责任编辑:史词】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
0